囤茅台的人,“杀入”片仔癀
发布时间:2021-07-06
囤茅台的人,“杀入”片仔癀
 
 
多位倒卖片仔癀的黄牛,都是以销售飞天茅台为主的黄牛党。他们的朋友圈大多以5月为分水岭,之前出售的产品,是飞天茅台酒,之后又增加了片仔癀。
 
雪球论坛上,“茅片组合”也被不少投资者认为是“天下无敌”的组合,“商务宴请喝茅台,喝多了伤肝,片仔癀保肝护身”。
 
片仔癀超六成的股权集中在国资以及坚定持有者手中。第二大股东是自然人王富济,他持有片仔癀已超过12年,从未出现过大笔减持情况。
 
文 / 南方周末记者 梅岭
 
近日,在一个名叫“漳州片仔癀交流”的微信群中,每天上午开始,就不断弹出“出三粒片仔癀”“出十粒礼盒装(全新未拆封)片仔癀”的消息,每次都会有多位黄牛即时回复:我收、私聊!
 
交易的对象,是一粒仅有3g的棕黄色中药药锭,这款产品由总部位于福建漳州的片仔癀(600436.SH)生产。
 
从5月开始,这粒药锭从590元的终端零售指导价疯狂上涨至千元,且全国多个销售渠道都处于一粒难求的状态。
 
6月29日,在京东平台上,一家以医药电子商务为主的店铺上架了2021年3月生产的片仔癀,标价达到1848元/粒,平均每克616元,远超同日周大福480元/克的足金售价。
 
此前一天,片仔癀盘中股价触及465.75元/股,创下该股上市18年以来的历史新高。
 
片仔癀在上证投资者互动平台上已多次表态,“近期市场有人炒作片仔癀锭剂”。但究竟谁在炒作?
 
1
 
“过去没人买”
 
按照片仔癀2020年年报,公司国内销售模式以OTC销售为主,即非处方药。处方药的主要渠道为医院,非处方药则以药店为主。
 
片仔癀的OTC销售渠道包括片仔癀体验馆、零售药店及区域经销商。近日,南方周末记者一一走访了这些渠道,均被告知“无货”。
 
在北京多家片仔癀体验店的橱窗内,都摆放着片仔癀的商品展示,但却买不到任何实物。
 
片仔癀2003年于A股上市,直到2015年才首次出现“片仔癀体验馆”的表述,当年体验馆超过20家。到2020年年底,全国在营的“片仔癀体验馆”超过300家。
 
北京东城区永安堂药店的大夫查询了后台记录后,诧异地对南方周末记者说,“片仔癀的所有剂型——药锭、胶囊、软膏的库存全部是零”。片仔癀一直在永安堂有售,但是“过去没人买”。
 
一位漳州的经销商通过南方周末记者好友请求后,第一句话就是“没货”,他说现在漳州本地也一粒难求。
 
6月28日,片仔癀在上证投资者互动平台上表示:针对近期市场有人炒作片仔癀锭剂的现象,公司采取了一系列的措施,包括稳定供应量、规范终端销售、拓展销售渠道,开启天猫旗舰店药房片仔癀的线上销售,加速布局京东旗舰店。
 
片仔癀天猫旗舰店成立6年,但就在片仔癀被疯抢的6月,该平台的粉丝数量仅有1.5万人。
 
天猫放货时,“漳州片仔癀交流群”的群友会在群里相互提醒,南方周末记者立刻前往,但所处地区已显示“无货”。不久后,产品变为下架状态,甚至主页的链接也消失了。
 
在各渠道都无货的情况下,黄牛为主的倒卖市场异常地活跃。一位黄牛在“漳州片仔癀交流群”中表示,自己每天平均线上“捡漏”150盒。
 
“我最多能给你3粒”,一位山东片仔癀黄牛对假装买家的南方周末记者说。在他的报价中,2021年以前生产的散货,售格为820元/粒,2021年生产的新货,价格则基本突破1000元/粒。
 
一位接近片仔癀管理层的投资人向南方周末记者透露,片仔癀锭的出厂价为390元/粒,终端零售定价为590元/粒,“我听说本来用于下半年销售计划的片仔癀都提前卖了”。
 
高价片仔癀卖给了谁?一位山东地区的片仔癀黄牛对南方周末记者说:“我这边主要是倒手,真的高价消费的人没有多少。”
 
2
 
茅台酒商身影
 
在深圳优诺投资有限公司基金经理李斌看来,片仔癀巨大的套利空间,诱发了投机。
 
2019年,李斌曾陪同深圳林园投资董事长林园前往片仔癀调研。林园曾位列片仔癀前十大股东。
 
“最容易感受到供不应求的人群,以及能买到货的人,才有能力去囤货。”李斌对南方周末记者说。在他印象中,2019年片仔癀是热销的,但供不应求没有这么明显,大幅涨价出现在2021年。
 
宋元收藏片仔癀十年以上,拥有不同年代的片仔癀锭剂产品。他向南方周末记者透露,他有朋友是片仔癀体验馆的老板,同时是茅台经销商。
 
另一位来自上海、长期收藏茅台的商人亦向南方周末记者表示,他接触到的这拨片仔癀卖家的确有茅台经销商、酒商的身影,并且是“一大批人”。
 
在南方周末记者的采访过程中,多位倒卖片仔癀的黄牛,都是以销售飞天茅台酒为主的黄牛党。他们的朋友圈大多以5月为分水岭,之前出售的产品,是飞天茅台酒,之后又增加了片仔癀。
 
值得注意的是,此轮片仔癀的炒作,集中在药锭产品上。
 
北京银河SOHO片仔癀体验馆的老板告诉南方周末记者,片仔癀胶囊和药锭的效果是一样的,“胶囊我们随时有货”。
 
片仔癀在投资者互动平台上也表示,片仔癀胶囊和药锭“同质同效”。
 
不炒胶囊的一个原因是或许是保质期,片仔癀药锭的保质期为5年,胶囊只有3年。
 
同一款药锭产品的价格亦受年份波动影响。“现在市场上炒的都是新货,新货有囤的时间和空间。”一位漳州黄牛对南方周末记者说,“2018、2019年的片仔癀不太好卖,客户宁愿加钱买2021年的。”
 
从超过10位黄牛的报价情况来看,3g一粒的片仔癀散装药锭,生产日期在2019年的价格为700元/粒,2021年的价格为800元/粒。10粒一盒的盒装片仔癀,生产日期在2018年的为7200元/盒,2021年的价格为8200元/盒。
 
“药锭更像锚,其他产品都围着它转。”另一位片仔癀黄牛给南方周末记者打了个比方,片仔癀药锭更像飞天茅台酒,只有它是最正宗的,“黄牛倒卖白酒,也只倒卖飞天”。
 
3
 
“茅片组合,天下无敌”
 
在李斌看来,片仔癀和飞天茅台酒都具有提价能力,以及高利润率等财务特征。片仔癀的消费人群与飞天茅台的消费人群也高度重合。
 
上述漳州黄牛说,在此轮暴炒前,自己曾多次提醒亲朋囤货片仔癀,原因是基于对片仔癀稀缺性的判断。
 
根据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官网信息,片仔癀的保护级别为1级,为最高级别。全国中药品种中,只有片仔癀与云南白药属于国家级绝密配方。
 
在北京银河SOHO片仔癀体验馆中,宣传标语包括“一级保护双绝密”,即片仔癀配方与工艺均属于国家级绝密。
 
2003年,片仔癀上市,其招股书透露,2002年片仔癀平均内销价格为102.59元/粒。从2005年至2020年的15年间,据南方周末记者不完全统计,片仔癀提价15次,最新一次提价是在2020年1月,片仔癀市场零售价格上调至590元/粒。
 
15次提价理由中,除了人民币升值,片仔癀更多提到的是产品主要原料成本的上扬。
 
与云南白药原材料主要是三七不同,片仔癀的原材料中,除了85%的三七,还有3%的天然麝香、5%的天然牛黄以及7%的蛇胆。
 
2003年,中国将麝列入一类野生保护动物,麝香的使用由国家统一审批和分配。
 
根据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官网2005年《关于中成药处方中使用天然麝香、人工麝香有关事宜的通知》,只有同仁堂(600085.SH)的安宫牛黄丸、厦门中药厂的八宝丹、片仔癀等5种中成药产品允许含天然麝香成分产品。
 
片仔癀公告中,麝香、蛇胆的出售单位及数量需取得国家林业主管部门的行政许可,需要严格按照国家有关规定组织采购。
 
不过,片仔癀的原材料并不短缺。根据西南证券2021年2月7日研报,其时片仔癀推进人工养麝弥补稀缺原料供给不足,陕西养殖基地养麝超1万头,推测年产超100公斤,麝香和牛黄均可满足3年的产能扩张。
 
人工养殖的麝,提取的也是天然麝香,其对应的是人工麝香,是一种化学合成物。
 
但在职业投资人程宇看来,凡是冠以“天然”的药物,都容易引发稀缺心理。
 
片仔癀药锭说明书显示,其功能清热解毒、凉血化淤、消肿止痛,用于热度血瘀所致急慢性病毒性肝炎。
 
但在上述白酒资深人士眼中,片仔癀更像保健品,在大健康意识逐渐深化的背景下,片仔癀保健的属性不断上升。“过去片仔癀的礼品属性不强,但是随着炒作和缺货,它的礼品属性会加重。”
 
“我们有时候开玩笑,过去20年喝茅台的人群喝出了健康问题,是时候开始服用片仔癀来治疗和保健了。”李斌说,这部分人群通常是50年代到80年代出生的各领域成功人士。
 
雪球论坛上,“茅片组合”也被不少投资者认为是“天下无敌”的组合,“商务宴请喝茅台,喝多了伤肝,片仔癀保肝护身”。
 
在北京王府井片仔癀体验馆中,打出的红幅标语为——爱肝护肝、防治结合、遏制肝炎。
 
对于这一轮片仔癀的炒作,中国药文化研究会副会长毕文钢觉得很疯狂。他向南方周末记者强调,片仔癀属于药品,不建议按照保健品食用。
 
他认为,消费者对自身健康状况的判断和对药品特性判断都有所欠缺,“真正的养生不是一边挥霍自己的健康,一边使用药品保健”。
 
4
 
筹码集中
 
如今的黄牛群中流通着各种信息,“7月初片仔癀厂家就要放货了”“大批量放货后,市场必崩”。但他们仍然没有停下收购片仔癀的脚步。
 
“如果炒片仔癀的人真的和茅台是一拨人,我觉得可以继续干下去。”一位片仔癀黄牛如是说。
 
在李斌看来,囤积片仔癀如果不是为了消费,而是为了炒作价格,将会是一种透支,需要几年时间才能消化。
 
他向南方周末记者举了东阿阿胶(000423.SZ)的例子。“东阿阿胶也是连续数年产品价格大涨,经销商、消费者、投机者囤货过多,最后崩盘。”李斌说,当时市场上各种参与者囤积了过多的高价流通的阿胶库存,最后造成销售价格和销售体系的阶段性混乱,东阿阿胶最终以大幅降价清理库存。
 
片仔癀现称为“药中茅台”,上一个拥有这个名号的,正是东阿阿胶。在那个故事中,东阿阿胶是“滋补国宝”,拥有三千年历史,从2001年到2018年年底,东阿阿胶累计提价18次,累计涨幅37倍。涨价理由为“驴皮资源紧缺”,但与片仔癀的原材料一样,驴皮资源也不紧缺。
 
东阿阿胶的股价也曾随着终端市场的热闹一路上扬,2017年6月底,东阿阿胶股价达到历史最高的70.70元/股,市值一度接近500亿元。
 
但从2018年开始,东阿阿胶陷入增长停滞,2019年东阿阿胶出现上市23年来的首次亏损。从数据来看,2017年—2019年,公司账面存货均超过30亿元。清理库存的办法,包括降价以及出售旗下子公司股权。
 
目前,东阿阿胶天猫旗舰店的粉丝有136万人,远超片仔癀旗舰店的1.5万人。其核心产品阿胶片240g券后价格现为959元,这个价格在过去曾突破1400元。
 
但片仔癀的热炒会不会崩盘,没人能预测。
 
截至2021年6月30日,片仔癀股价报449.51元/股,位列中药板块第一;总市值2712亿元,仅次于恒瑞医药,高于复星医药的1847亿元;市盈率高达119.93。
 
其股价居高,被市场认为与其筹码集中有关,片仔癀前十大股东持股合计69.46%。其中,第一大股东为漳州市九龙江集团有限公司,持股比例为57.92%,是漳州市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100%持股企业。此外,漳州市国有资产投资经营有限公司还持有0.5%片仔癀。
 
自然人王富济是片仔癀的第二大股东,持股比例为4.48%。据南方周末记者梳理,王富济第一次出现在片仔癀前十大股东是在2009年半年报中,他持有片仔癀已超过12年,从未出现过大笔减持情况。
 
一位国有企业上市公司中层向南方周末记者表示,超过六成的股权集中在国资以及坚定持有者手中,意味着“非常好拉高”,但风险也很大,可能会“抱团跌”。
 
对于目前市场上的价格暴炒,如何控价等问题,南方周末记者向片仔癀发去采访提纲,截至发稿,没有收到回复。